已经是个废人了

各种词穷

一个段子

心情不好,想虐虐敦【就是这么任性】
一把小刀,拒绝谈人生。







中岛敦看见了满身是血的芥川。

一只眼睛没有了,只留下深不见底的黑。腹部的一块跟着衣服全都没有了,露出森森的白色肋骨。黑色的外套似乎被血浸泡了一遍,那味道令敦作呕。

身体动不了,只能怔怔的站在那。敦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芥川越走越近,看见他用满是鲜血的手慢慢抚摸着自己的脸。

好凉呢。

敦想着,就看见芥川的脸越来越近。他听见他说。

“人虎。”

猛地睁开眼睛,外头似乎正是阳光大好,映入眼帘的是芥川龙之介安稳的睡颜,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映在他苍白的脸上。

敦松了一口气,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饮而尽。放下杯子,重新回到被窝里,头轻轻的靠在芥川的肩膀上。

地板上响起沉闷的声音,敦迷迷糊糊的想着应该是杯子掉在地上了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杯子咕噜咕噜的滚到了床底,跟杯子一起在床底的,还有大瓶大瓶的致幻剂。

芥敦十五题

*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*脑洞已成黑洞
*脑袋里各种词穷,梗求抱走_(:з」∠)_
*想看大大们笔下的芥敦_(:з」∠)_

1.注视着另一方的睡颜
2.交换喜欢的食物
3.一起出任务
4.两方受伤
5.一方异能力暴走
6.给对方的前辈买食物
7.一方兽化
8.照顾生病的对方
9.一起外出购物
10.因为意见不和而吵架
11.接吻时嘴唇被咬破了
12.一方醉酒
13.吐槽对方的服饰
14.给对方一个惊喜
15.在一方过生日时告白

冰雹

就是想写有病的带土和卡卡西!!

let's play!




以前。


“雨下完了之后,该会是什么?”波风水门用手接过从屋檐滴下的雨水,柔顺的金发贴在脸颊两旁,天蓝色的眸子盈满温柔,笑着问带土和卡卡西。

“彩虹!”十三岁的宇智波带土回答,漆黑的眼瞳锃亮如星。

“冰雹。”十二岁的旗木卡卡西回答,漆黑的眼眸深沉如夜。


现在。


三十岁的旗木卡卡西的银发沾染上破碎的红,漆黑与鲜红的眼瞳中盈满光亮。他笑着问带土:“雨下完之后,该会是什么?”

“是冰雹。”三十一岁的宇智波带土冷冷的回答,戴着橙色漩涡面具的带土只露出红的深沉的左眼,因为有面具挡着所以不知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“真可惜,我还以为是彩虹。”三十岁的旗木卡卡西叹了一口气,两只眼笑成弯月。


冰雹,冰雹。雨下完是之后冰雹。


那时十三岁的宇智波带土是这么回答另一人的:“卡卡西你真是个悲观的人!”

“我只是说事实而已。”十二岁的旗木卡卡西眯着死鱼眼语气懒散的回答。


可是,这一切,已经被落在了过去的过去。

克罗索不断的纺织着生命之线,拉克西斯决定着生命之线的长短,阿特罗波斯负责切断生命之线,即使是天父宙斯也不能违抗她们的安排。

阿特罗波斯命运的剪刀,咔嚓一声,把他们的命运决定了。


“老师?卡卡西老师?”漩涡鸣人叫了我一声。 “怎么了吗?鸣人。”

我是旗木卡卡西,卡卡西的意思是稻草人,我是守望稻田的稻草人。

至于与宇智波带土的回忆,我不会丢弃它,哪怕否定它的是现在是现在的宇智波带土。

旱季之后是雨季,雨下完是冰雹,冰雹会融化,滋润大地。然后等待下一个旱季,如此轮回。

那天,旗木卡卡西几乎灌满血的眼里模模糊糊的看见宇智波带土的口型:直到你尸暴荒野的那一日,银色的头发糜烂,腐肉被群鸦分食,尸骨烧成灰倾倒在硫酸里腐蚀殆尽,直到那时我才会原谅。

呵。

旗木卡卡西苦笑一声,你是真的恨我啊,带土。